您现在的位置:网上老虎机娱乐 >> 文学作品 >> 散文 随笔 杂文 >> 内容

凤凰恋歌——可惜啊!父亲的那片山林

时间:2020-03-23 11:50:09 点击:

  老虎机网址大全:可惜啊!父亲的那片山林我在《缅怀我的父亲》一文中说过:父亲喜欢在房前屋后种植风景树,喜欢在自家承包地的田边地角里栽竹栽树,爱惜树木有时比爱惜自己的家人、自己的生命还重要。在这些幼苗的成长过程中,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它。那里讲到:有一年,我的儿子,侄子,外侄子回去过年,满山遍野的疯玩,弄折了刚栽下的水杉幼...

可惜啊!父亲的那片山林

 

我在《缅怀我的父亲》一文中说过:父亲喜欢在房前屋后种植风景树,喜欢在自家承包地的田边地角里栽竹栽树,爱惜树木有时比爱惜自己的家人、自己的生命还重要。在这些幼苗的成长过程中,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它。那里讲到:有一年,我的儿子,侄子,外侄子回去过年,满山遍野的疯玩,弄折了刚栽下的水杉幼苗,他火冒三丈,惩罚他们按毁坏数目补栽。提到父亲那片山林,许多往事像电影一样自然回放。

我家屋后边,曾经是两片林子,东边香樟林,右边青杠林,是父亲亲手栽的,是我们亲眼看见它们逐渐长大成林的。两片林子自然的阳关雨露下,一路疯长,互相较劲,都想成为这片土地的主角。可是,香樟林受到人间法律的保护,似乎物人感应,香樟林凭借有人间垂爱,越来越宣示它是这片林子的主宰。青杠林虽然也尽力向上,但最终败下阵来,有的就在香樟林的浓阴下,逐渐萎缩枯干。这个时候父亲才允许我们进入林子,把枯干的植株劈回来当柴禾。可有两兄弟意外,他们努力吸取大地的营养,拥抱自然阳光,与香樟同生共长。小时候的我不懂事,有一年冬天找过年柴的时候,我图方便砍了一根回来。父亲见了,又是火冒三丈,狠狠抽了我一顿:就只有哪里有柴啊!你们就图一个方便,却毁了一棵树木。树木也有生命,也要成材。其它地方那么多树林,找不到当柴烧的断头枯枝啊!原来父亲视树木为生命,做柴烧的仅是断头枯枝。于是受到父亲偏袒的另一株,也不辜负主人的期望,几十年来越长越大越长越高,成为青杠之王!正在青杠之王枝繁叶茂的时期,母亲说剔点丫枝做柴烧,父亲不容许:全山上就只有那棵树可以做柴烧啊!然而,在这个春天里被人无情锯倒了!并把树干胡乱再锯成若干段小截,乱七八糟的困在那里。我听到消息见到这棵树桩的时候,桩面上还渗着水珠,不!这是青杠之王的泪珠,在向他的主人诉说:他们遇上强盗了!我也眼含泪珠,真是一伙强盗,生长在我屋后边青杠树伤害了谁家的祖宗八代,竟然惨遭如此毒手?

受到国家法律保护的香樟林,在这伙缺乏人性的强盗面前,再也不能像向给青杠林宣示主宰权那么威风,国法只当一纸空文,香樟只有无助地听任电锯疯狂的啃噬,隆隆隆,嘶嘶嘶……在经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之后,曾经骄傲的身躯轰然倒下,这一声声轰然是他们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凄厉的诀别!

我家屋周围有好几株樱桃树,是父亲从街上买来奉献给儿孙们春天的礼物。其中屋东面曾经并排有两株樱桃树,幼苗的时候得到肥沃土地的滋养,长势很旺,可以说简直是疯长。母亲觉得这样长下去,会影响坡砍下菜地里的豆瓜生长,于是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,从东头移了一株到西头。父亲回来看见,不得了哇!一场激烈口角大战在我家老宅里上演,高潮时是我父亲扬言,因为母亲移动他栽的树, 他就要坎母亲的手!可在这个春天里,当时没被母亲移走的那一株被这伙强盗的油锯锯倒了,我见到它的时候,枝叶在春日的阳光下奄奄一息,昨夜凝集在上面的水珠似乎在闪着泪光:今年的松鼠再没有往年那样在我枝头得意狂妄了!屋主人回来,我也没有鲜果奉献给你们了。当年被母亲移动的那一株,这个春天里幸免一难,但也都被挖山机推倒,横担担躺在屋门口的田埂上。据说当时那个提油锯的强盗发现枝头已经孕育樱桃果实,起了怜悯之心,说:等几天把樱桃果实吃了,再来收拾它!

我家门前有棵芙蓉树,是我家妹妹不知从哪儿搬回来栽在长坝边的,没两年就长大开花了,粉红粉红的花瓣就像妹妹们的脸,大家很喜欢他,父亲也应该喜欢。得到爱的滋养的芙蓉树,随着时光的流逝,也疯长起来,发枝发丫,枝条盖过坡坎下的稻田,伸到田坎那边去了。这一来也成了小孩们游戏的一个去处,摇摇晃晃的天然木桥。每年栽在浓阴下的秧苗都长不起来,父亲宁愿不收稻谷,也不愿劈掉枝丫毁了大家的兴致。可在这个春天里这颗芙蓉树被毁在这伙强盗的隆隆锯声中,田坎上乱七八糟摆满了被锯牙咬断的尸骨,从此它将告别曾经给它荣耀的世界,曾经的芙蓉仙子做了芙蓉花鬼。

屋东头还有一株板栗树,也是父亲从街上买来奉献给儿孙们秋天的礼物。当年二兄弟请挖山机来挖屋基准备扩建老宅的时候,父亲特别叮嘱:屋基就挖到板栗树旁。原来的板栗树栽在土边上,树子长大了,有些须根就露在坎壁外面来。所以,父亲特别要求那个挖土师傅,把挖屋基的土转几斗过去,垒起来陪护根。这板栗也知恩图报,一年大部分时间郁郁葱葱,孕育的果实也硕大饱满,每年都要收获几大篮子板栗果。收获季节到了,父亲经要打电话给我们:板栗吃得了,你们要回来捡哦!要是我们实在不得空,他就不辞劳碌奔波给我们送到单位上来,顺便还捎上新采的芦笋……父亲前年去世了,板栗今年去给父亲见面,两个伙计相见一定很高兴,这伙人在这件事情上似乎做尽了人情!要是等这棵板栗自然寿终,两伙计不知等到猴年马月才能相会?

屋侧边的花树果木,父亲是这样爱惜,那我家的田边地角、自留山呢?

在乡下,田边地角经常会平白生根长出一些树苗来,既然它长出来了,父亲就要把它留下,让它长大成材!绝不容忍任何人伤害它。记得第二轮土地承包的时候,生产队里的地块略作了些调整,我家香樟林后边有一份包产田就划归我舅舅家种植了。生产队里有个约定,自留山里稻田,田里的作物归承包人所有,田边的树木归自留山林权者所有。我二老表何正云有次过来在田间除草,按他们的习惯,田边树木的枝丫滴水到田了就要被剔掉。于是二老表踢掉了一株杂树的枝丫,后来被父亲发现了,更是火冒三丈找到二老表:不顾违背《合同法》的约束责任,单方面提出收回承包权的诉求,秋后兑现。二老表无奈,生产队无法,只有依了他老人家。

早些年,一个农民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在自留山上栽树种竹,真像习总书记倡导的那样,留住绿水青山就是守得金山银山。想当年父亲为了一大家子要生活,孩子要读书,为了让那片贫瘠而有限自留山(我们是外来户,分得的土地自然少,又贫瘠)早见成效,多出成果,父亲顶着大热黄天挑着粪水上山,母亲还以为去浇灌菜园地,午饭弄好喊他吃饭,才看见父亲浇灌的是那些新栽的杉树、花楸。天啊!我的父亲。杉树是他的爸,花楸是他的妈!山上的一草一木是我们的衣食父母!当然这片林子也真知恩图报。在我四妹的一篇文章中总结的很好,几十年来,这片林子大体经过三个时代,第一代成材的杉树培养大哥我读了高中中专,当了人民教师;第二代成材的花楸培养了我六兄弟读了中专,现就职于某市医药行业协会法人;第三代成材的经济林木,树桩树径大多二三十公分,可没有培养对象了,按父亲的意愿留为古树,与青山同在!然而,由于我们的坚守不力,原本为建设美好家乡做点贡献,接来福星造福桑梓,却引狼入室惹来灾星!他们耀武扬威地扛着现代化工具,见树就锯,拦腰就锯,不分大小,不分物种,现代版的超物界的鬼子进村。20203月来几天之间,我父亲几十年的心血,115根成材树木应声倒下,成为这个春天里的,这片山林的冤魂。写到这里,我泪流满面,起立鞠躬,沉痛哀悼这115根被林业公安现场勘验认可的:8根香樟,1根牛思楠,34根花楸,14根杉树,20根斯栗,12根板栗,5根青杠,10根桐树,4根山茶花,2根油茶树,2根麻柳,1根杨柳,1根三角楠,1根无名树,共计115根(树桩直径都在10公分以上)。

 顺便也哀悼我家自留山与邻居边界的那棵野生的酸草果树,有些地方叫“鼻涕果”,一种秋天里的野果,翠黄的皮,轻轻剥开它,脆嫩的肉,第一口咬下去,有点甜味,越吃越酸。小时候没什么吃的,我们漫山遍野找野果充饥就经常来这棵树下。几十年过去了,几乎每次回老家,我都要沿自家山走一圈,看看那些树,寻寻那些果,已经成了习惯。然而它也没有躲过这场厄运,呜呼!酸草树再见了

我们愧对父亲,愧对这些倒下的树木,我们立即改弦更张,阻止这群狼的野蛮行径,值得庆幸的是,我们的主张得到叙永县林业公安部门的高度重视,已经介入侦查了。我们主张对这种乱砍滥伐行为要追究对方的法律责任,并赔偿我方相应的经济损失。接下来我们将按父亲的意愿,补种相应的树木,勒石铭碑,在这些树倒下去的地方,明后年要有一株苗长起来,坚决守住我家那片绿水青山!

 

 

作者:邱大章 录入:端阳龙 来源:原创
  • 上一篇:光鲜亮丽朋友圈
  • 下一篇:回忆里的怀念
  • 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  加入收藏 | 繁體中文 | 网站地图 | 在线留言 | 信息交流 | 网站投稿说明
  • 泸州作家网(www.120abc.net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 管理登录
  • 主办: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:杨雪 总编:李盛全 名誉总编:剪风 副总编: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:(0830)2345791 法律顾问:刘先赋
    地址: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蜀ICP备108081号